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顶点小说网 www.booktxt.io,最快更新吾爱倾城:天使之爱最新章节!

    低调暗哑熏衣草味弥漫于空气中,被厚重的窗帘阻隔于一室空间,散发出让人舒心的气息,却没能掩盖住从半掩门廊那边传来的一阵面包味,赤裸裸地牵动起小妮子的味蕾,将金淑娴从睡梦中拉回,睁开了眼——

    头疼只是轻微的反应,跟咕咕叫唤的肚子比起来,确实算不了什么。昨一整天就只用了一只荷包蛋充饥,怎么也不能维系超过二十个小时的身体能量,何况那满肚子的酒精还加速了胃液消化的速率,让人直直感受到了前胸贴后背的饥饿程度。

    爬起身来,眼前尽是一室陌生的景象。透过窗帘缝隙漏进室内的晨光下,只见欧式古典风格的大床上铺陈着田园风格的寝具,左右两边的床头柜上一边放着花式台灯,一边放着一小盆气味清新的干花。与床架风格配套的梳妆台、电视柜和衣橱摆放在房间的三个方位,还有一台与床单花纹相同的沙发摆放在靠近床头的落地窗边。疑惑得看着周围的景象,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装束,金淑娴惊讶的发现自己全身上下的衣服全部脱胎换骨,一件明显陌生的纯白色男士长t裹在纤细的身体上,最让她羞愧不安的是,她那件学院风的蓝色格子花纹胸衣已然消失无踪。

    难道昨天酒醉之后……发生了什么人间悲剧?!——忍着想要大叫的心情,淑娴蜷在床上环抱双膝努力回忆着昨晚的情景,隐约间……似乎那个讨人厌的冰霜脸男人出现在脑海中,模糊的片段闪过几片,他的气味在记忆中蔓延,她的心脏不觉漏跳了好几拍,可惜隐隐作疼的头实在无法透露出更多的线索。

    天啊,我这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

    再一次忍住想要哀嚎的心情,金淑娴低头将自己身上的男式衣衫看了又看,在几次努力回想都无法脑补酒醉模糊的悲剧画面,且那最后一格的记忆定格在了戴瑞德近在咫尺的脸庞……头疼欲裂。

    无数的可能性让她只觉得羞愧难当,此刻,她只想用比光速还要迅速的速度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光着脚丫爬下床去,将整个房间翻了又翻也没能找到自己衣服的影子。金淑娴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房间里打转了好几圈,眼光随即定格在了床铺上面一条粉色的流苏薄毯上。

    不能穿着这样的衣服走来走去吧?拽着身上白色男t的衣角不安地向下拉了拉,那个衣服的长度和款式都实在无法到达淑娴的心理安全界线。她行动迅速地将流苏薄毯披在身上,打上两三个十字结,一件民族风的裙摆即刻上身,安全感总算是上升了几个点数。

    现在,总算可以窜出这道房门去找回自己的衣服和鞋子,然后顺利脱逃了。

    微微拉开窗帘一角向外看去,只见精致的白铁栏栅内是一片花团锦簇,而栏栅外则是绿地蔓延,小径穿梭,小桥流水点缀的美景,几座风格类似的洋楼花园有规律的坐落在风景中。看起来……这里应该是某个豪华别墅园区了。

    离开窗边,淑娴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只见一线长走廊从视线左侧延伸至楼梯口,而从右手边视线看去则是两间房门大敞的房间,一间卧室,一间书房。

    衣服鞋子这类型的东西当然是更高几率出现在卧室而不是书房咯?淑娴如是想着,踮着脚尖,迈着猫步走进了斜对面的卧室。

    眼前是一个与刚才醒来那间相比风格迥然不同的房间——地板、窗帘、茶几、一方长沙发、镶嵌在墙壁之上的硕大平板电视、king-size的大床和一切铺陈在床上的物品都是纯黑颜色与一整片无暇白色大理石地板及墙壁形成对比。

    “衣服!鞋子!赶紧找衣服鞋子!”容不得多加参观,金淑娴上蹿下跳地找起目标物来。可这连个衣柜都没有的卧室,干净清晰地就如同第一眼所见的那般一目了然。唯有摆在茶几上的那一份看起来很可口的面包,加上旁边放置的小盒子装蓝莓果酱和半杯葡萄酒,让饥肠辘辘的金淑娴注目了好久……

    偷吃应该不算犯罪吧?

    只是几片面包而已,应该吃了也不会有人发现吧?

    她咽了下口水,自我说服安慰了一番。走过去,拿起一个面包咬下——一瞬间,金淑娴感动得快要落泪了!——将近一天一夜没吃东西的她只觉得口中的面包实在是太好吃了!!!——

    三口两口将手中的面包吃完,正准备去拿第二个,一个声音从身后相当近的地方传来——“很饿吗?”

    淑娴被惊吓地立刻转过身来,一下子就对上了一付宽阔的肩膀,和一双颇有玩味的眼——戴瑞德这个家伙,不知道何时悄无声息地站到了她的身后……现在这个状态,真是让小妮子有些无地自容。

    “吓死我了!不要故意躲在别人身后吓人好不好?你属猫的吗?!走路都没声音的……”金淑娴心有余悸地退后两步。

    “是你吃得太专心了。”戴瑞德抄起双手,烁烁有神的眼睛调皮地眨了眨,“就算属猫科,我也应该是属老虎的,老虎很有地盘意识,你要小心哦。特别是——你还偷吃了老虎的面包!”

    “一片面包你也要计较吗?有这么抠门的老虎吗?……再说了,属老虎有什么用?我可是属马的!马可比老虎跑得快呢!”淑娴毫不示弱地抱起双臂呈防卫状,其实她自己也搞不清有点乱了阵脚的自己究竟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看着她裹着床单双臂交叉的滑稽模样,戴瑞德不觉露出了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憋住笑场的冲动好一会儿,他才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你是不是很饿?”

    “……有一点……我昨天基本上没有吃饭。”对于‘偷吃’这个不变的事实还是需要有个合理的解释,淑娴只得乖乖承认现实,粉嫩的小脸上随即出现了两片绯红。

    盯了她两秒,戴瑞德迈开长腿走过去茶几,端起剩下的那盘面包和半杯葡萄酒,便转身出了门。

    金淑娴还怃然愣在房间里,他又返回来露出一个头,丢下一句话:“下楼吧。”

    待男人消失在门口一小会儿,金淑娴才从之前一系列无厘头的情形中反应过来。

    她轻手轻脚地走出去门口,顺着螺旋式的楼梯走到一楼,向身后斜四十五度方向看去便一眼而见玻璃隔断而出向阳台延伸过去的饭厅区域连着一方开放式的厨房,厨房中心俨然站着刚刚那个高大的男子,一身清爽的白色polo衫搭配浅灰色长裤,明晰的眼神在女孩出现走下楼梯那一刻就落定于她,不用猜,自是戴瑞德没错。

    踌躇着,还是走进了饭厅区域,眼前只见一席被香槟色玫瑰花束妆点的长桌,各色水果,面包、麦片和果汁错落有致地摆放,每一个都仿佛在跳跃着对金淑娴说:吃我吧、吃我吧、快来吃我吧……

    “坐吧,饿坏了的设计师小姐。刚刚那盘面包是昨天夜里放进去的。这些才够新鲜,饿就多吃一点。”戴瑞德端着一盘刚烤好的面包片走了过来,将盘子摆上桌,他抽出椅子,坐下,一脸的泰然自若。

    微皱着眉头,看看他,再看看食物,金淑娴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想想目前的状况,在没有换掉身上这套“外出不宜”的装扮之前,她落跑无能,于是……还是……乖乖坐了下来。

    思量着要用最快的速度填饱肚子,然后赶紧换下衣服逃离这个地方,至于昨天晚上是否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人间悲剧,金淑娴决定采用逃避战术,不闻不问、不顾不想,当作完全没有发生,就算有……也要全部抹去。至少在这一刻,也只能如此了。

    于是,淑娴拿起一块烤面包三口两口就吞了下去,再新鲜的面包片也经不住这般狼吞虎咽,几口下到了肚子,但也呛到了喉咙。

    看到她一脸胀得微红明显有些噎到样子,戴瑞德端起玻璃壶,移到她斜角的位置,为她倒下一杯橙汁——

    “睡相这么差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没想到吃相也这么差,怎么会有人要?”

    这下,金淑娴直接呛出声来,直咳得满脸通红。她本张口打算反驳,可惜噎在喉咙口的面包碎片明显不同意。

    “多喝点水。”戴瑞德走上前来,将倒好的橙汁放进她手中,顺势便要拍她的背脊,帮她顺气。

    当他的手碰触到她,金淑娴整个人好似触电一般——反射条件的,转身一个翻手阻挡住他的靠近。也许是呛在喉咙口的面包渣所致,她的脸涨得红通通,瞪得圆圆的双眼就这样对上了他微皱的眉眼。

    “你就这样对待别人的好意?”他语带责难的问。

    “我说过我讨厌男人——说了好多次了!我对男性生物体恶性过敏!”终于克服了“被呛住”的尴尬反应,金淑娴出声抗议。

    “又不是第一次碰你,好几次了,也没见你之前过什么敏啊。”戴瑞德双手抱胸轻靠在餐桌沿边,语气中难掩调侃意味,脸上还是不露丝毫表情。

    “什么好几次了?你什么时候碰过我?”反驳的话一出口,淑娴脑中就突地闪过一天前在他的车里被强吻那一幕,脸上顿时又是一片红霞之色,“那……那个,你车里发生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我就当是个意外,看在你请我吃早饭的面子上,暂且既往不咎……”

    “车里哪件事?在我车里发生了很多事——你昨天晚上也在我车里,忘记了吗?”戴瑞德德嘴角微微上斜,难掩一抹坏笑。他觉得,眼前这个女孩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你昨天对我做了什么——?!”金淑娴眉头深深皱起,眼中强逼出怒意,心脏却不明就里地狂跳起来。

    “你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男人不畏她眼色,平静回视,“这样吗?——”他忽然而自然地伸出右手,用食指轻滑过她的下唇,再顺着她下巴的弧线落下、收回——

    在那一瞬间,金淑娴的心脏从狂跳到停止……停住了两秒,身体的机能完全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直到两秒封印时间结束。回过神来,她忍不住要大叫起来,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真是太、太太、太——不要脸了!

    “顺便说下,到了这个年纪还穿未成年少女样式的内衣实在不合适,好歹也算是个服装设计师,应该找一些成熟得体的……”

    “你这个流氓!!!——”还不等他把话说完,金淑娴终于忍无可忍,随手捞起面前的烤面包片,一把贴在他的嘴巴上。

    “少爷!——”一个四十出头样貌的阿姨从通往阳台的小道处出现,她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一脸惊恐地出声道,“少爷,你没事吧?!”

    被面包片狠拍了一下,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戴瑞德,和被突然出现的阿姨吓了一跳的金淑娴都没有立刻回应问题。于是,阿姨面带疑虑地走进饭厅,询问:“那个……这位小姐的衣服已经洗好烫好放在储衣间里了,少爷,你看……”

    “带她过去拿吧。”戴瑞德脸非常绿,但仍努力保持出一贯的严肃脸色,转过来对金淑娴说,“还不快说谢谢,是周阿姨昨天晚上帮你换洗衣服,照顾你入睡。”

    看看他一脸不爽的表情,再看看不远处周阿姨小心翼翼又带着几分好奇的神色,小妮子恍然大悟过来——差一点儿就忘记了,在臭流氓表象下,这位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超级阔少。他的身家早就不是秘密,住在这么大豪宅里头,有佣人阿姨这也不算是什么让人感觉惊讶的事,只不过,对于活在21世纪新时代独立惯了的金淑娴还真不太适应被当作“少爷”、“小姐”般伺候,她习惯了什么事情都自己做。

    “谢谢……阿姨,衣服在哪里?我自己去拿吧。”

    “等一下,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戴瑞德在周阿姨回答前出声打断。

    “什么?”

    “道歉。”

    “道什么歉?”

    戴瑞德双手抱胸,微眯起了眼。

    “……干嘛?对女孩子动手动脚就是要被打的,才不要道歉呢。还有啊,不要以为凶我我就会怕你哦。”金淑娴拉紧裹在身上的毛毯,退后几步,一脸气鼓鼓。

    “你就是这么对待恩人的吗?早知道有的人这么忘恩负义,就应该直接被扔在街上让色狼捡走。”戴瑞德浑身都被一鼓子无语问苍天的气势笼罩,“而且,胸围小于d罩杯的我都没兴趣,明白?”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瞄了一眼小妮子双手护住的部位。

    “你!……”金淑娴余下反驳的话还没有来得及想出说出,男人已经抓起一个苹果,转身向客厅而去。

    “小姐……你的衣服已经清洗完成挂在储衣间了,你用好早饭就过去换吧?”周阿姨忍住快要笑开花来的表情,走上前来询问。她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女孩对于戴家大少爷有着特别的意义,且不说打理这个家族十七八年来,从来没有见少爷带过任何女孩回来,特别是这个由夫人精心布置的宅院,就凭昨天夜里他将女孩交于她手时那百般交代,就已经看出端倪。而且,少爷还嘱咐将她带去储衣间……

    “这太麻烦了。”不知为何,淑娴被周阿姨的笑意直视看得有点不好意思。

    “不麻烦。那好,我带你去,跟我来。”阿姨说着,转身示意领路,淑娴便随步跟去了。

    沿着阳台大理石地板延伸出的石板路向前,一路所见是花树繁茂、布局错落有致的小花园。沿着屋角丛生的珍珠梅和排排绽放垂落于栏栅之上的丰花月季相印成画,还有簇簇紫叶小檗环绕着精心修剪栽培出的玉兰与碧桃,搭配点缀几束得体名贵的丁香及精心种植的香槟色大小玫瑰,所见之处尽显主人爱美之心,给人温暖舒心的美意。不过这花园、客厅和饭厅的风格倒是跟那个黑白色系,布置简洁的卧室形成鲜明的反差。

    “好多花啊。”淑娴禁不住感叹。

    “呵呵,是的,夫人爱花,所以种了很多。”周阿姨满脸笑容地回应,“摆在餐桌台上的那些玫瑰花就是在这个花园里采摘的呢。”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