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顶点小说网 www.booktxt.io,最快更新吾爱倾城:天使之爱最新章节!

    一大清早会给金淑娴打来电话的只有蔡志亨,因为淑娴总是在早上六点回复前一天晚上微信消息的缘故,让志亨知道了淑娴只要不熬夜早上六点必醒的习惯。这个周一的早上也不例外。

    通常志亨一早上打来的电话都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事,不是嘘寒为暖、就是约定约会时间,这个周一早上七点的电话也不例外,他只是打来约定当天的晚餐——

    “淑娴,晚饭我们一定要去吃顿好的,我有重要的事要说。”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带着十分认真的口气。

    “好、好。”不想被他的无敌纠缠式绝招打败,淑娴立刻答应了下来。

    并且,准时在下午六点三刻出现在约定地点,新光天地六楼的翡翠酒家。

    一走近这个黑色隔离砖瓦风格的餐厅,第一位进眼的熟人并不是总是笑意盈盈的蔡志亨,而是风格完全相反的冰霜脸北极熊先生戴瑞德。

    两人四目相对了好一会儿,直到戴瑞德语带挑衅的开口打破沉默:“咳、咳,太久没见到我这么帅的帅哥了吗?盯着我看这么久。”

    金淑娴重重‘哼’了一声,嘟起嘴巴坐到戴公子对面的凳子上,故意将眼神撇到一边。

    “哼什么哼?每次看见我就跟看见讨债的似的。”戴瑞德抄起双手,对她的叹气表示不满。

    “差不多啦,讨债的都比你可爱,天天面瘫表情还敢说自己帅。”淑娴撑起下巴,故作随意的回应。她已经习惯了见到此男必然要吵架的场面,两人之间的火药味理所当然的越来越浓。

    “最近恋爱谈得怎么样了?天天出疹子出得很辛苦吧。”

    “承你吉言,我们恩爱的很呢!”

    “也就harry受得了你的低情商吧。”

    “说的好像你情商很高似的。”

    “那确实要比被我捡回家还不知感恩的某人好一点。”

    “我根本不记得那天晚上的事,你要我从何感恩?”

    “背你回家很辛苦的,看起来个子小小其实是个死胖子,不仅胸小、重的要死、个性还这么烂。幸好还有个赖不掉的比赛在进行,不然黑的都被你说成白的。”戴瑞德抛出杀手锏,“诶,罚你接下来不准说话三分钟,给我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做错的事,不然比赛给你穿小鞋……”

    “你——”

    “diamond!淑娴!你们已经到了——”

    金淑娴准备反驳的唐诗三百首还未出口,蔡志亨及时出现,将泛起的激流抹平下去。

    “harry,你不是有重要的事要说吗?”菜已上齐,还没有聊过什么正题,金淑娴忍不住问起这顿聚餐的原由。

    “哦,对,今天找大家其实是因为……我要短暂离开北京一段时间,知道接下来会太想念大家,所以就找来我最亲爱的小娴和我最最好的朋友diamond一起吃个饭咯。”蔡志亨放下筷子,带着半分郑重地说到

    “你要回洛杉矶?”戴瑞德问。

    “是的,我的论文答辩时间到了,而且爸爸的公司想要我过去帮忙,算作实习。”志亨表现出无奈的耸耸肩,“不过,我应该两个星期之后就可以回来一段时间。”

    “毕业论文和实习都是很重要的事情,要加油哦。”一面说着,淑娴一面塞进一只虾饺进肚。

    “嗯,我会加油的……淑娴,其实我比较不放心你。”志亨将头微转向她,脸上的担忧显而易见。

    “harry,我一直强调我已经二十六岁了,四肢完整、智商健全,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到是你,好好专心忙好事业的事情吧。”说话间,淑娴又塞了一只虾饺进嘴巴里。

    “你有旻香要照顾,还有一个工作室要运作,又要忙着比赛的事情,其实我知道你学校那边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你肯定有很多需要帮助的地方……哎,还好北京有diamond在,相信他可以照顾你很多的。”

    “诶……戴公子日理万机,一秒钟几十万上下的身价,我可承受不起他的照顾——”说这话这会儿,淑娴开始很认真地跟桌上的清蒸多宝鱼奋斗起来。

    “我看这位金小姐也不太需要人照顾,比母老虎还凶悍,除了驯兽师谁敢惹她?”戴瑞德瞄了一眼身边完全没有吃相的金淑娴,无奈的表情显而易见,发自内心地如此评价。

    “这话你还真是说对了,不过我这个母老虎可是连驯兽师都惹不起的!”说着,金淑娴就一筷子插起了一只乳鸽的腿。

    看着这个场面,蔡志亨不觉得又叹气了,眼睛直接看向戴瑞德,微笑拜托:“不管怎么说,我跟淑娴在交往中。我最近在学习中国文化,我知道自己比你大一点点,中国人习惯称呼这种关系叫做兄弟,那淑娴就是你的嫂子……”

    “我擦——谁是他嫂子?!——”

    “谁要她做我嫂子?!——”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放下筷子,出声抗议。

    话毕,他们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立刻撇开眼神,哼出声来。

    “好啦,不是嫂子、不做嫂子……大家都是好朋友,不要总是见面就吵架嘛。”志亨向天上看了一眼,然后低声向戴瑞德如此说,“diamond,淑娴的个性是比较特别一点,但绝对是个好女孩,你别跟她计较……接下来她在北京有什么事就拜托你了。”

    “好啦,也就是为了你……”戴瑞德扫过好友真诚无辜的表情,再看了一眼坐在一旁只顾吃饭的金淑娴,装作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周二一大早,金淑娴就拿着借贷手册赶去位于建外soho的那家“借贷之王”跟进借钱的事宜。她上一周已经跑了大大小小四五家借贷公司,可是没有一家肯借钱给她。不过记性好好的她还是记得大叔上周提过的那句话:实在不行,过一周再来找我。

    ——这不,她就来了。

    “大叔,我又来了!这次不用借到一百万那么多,借我三十万就好。”将借贷手册归还到大叔的桌面上,金淑娴中规中矩地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摆出一脸期待的模样。她想着,既然医院的钱可以拖一拖,那么她就先借百分之三十的手术费以防万一,剩下的七十万,她将尽全力从比赛中赢取……或者比赛结束之后再想办法。

    “三十万啊,那也很多钱呢——你真的什么方法都想过了吗?父母亲戚都问过啦?三姑六姨都没有漏?大学同学、高中同学、小学同学,就连幼儿园同学都一一问过了?就算同学不给力,老师也要问啊,隔壁邻居、隔壁邻居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有走动咨询吗?还有啊,男朋友有没有?男朋友的所有关系也要跑动跑动啊……”

    “大叔——!”淑娴忍无可忍地双手拍到桌面上,她深呼吸一长下,说,“你就行行好,帮我这个忙吧!”

    看见大叔撇过脸去开始装作不理自己的样子,她终于使出了杀手锏:“这是房产证,我家祖上的大院。虽然是处于北京远郊的地产,但是也有一千来平方,听我奶奶说这宅子有着很长的历史,现在是挂在我名下的房产,我抵押给你了!”深吸一口气,淑娴将代表祖传老屋子的那一纸证明递到了借贷大叔的面前。

    接过小妮子手里房产证瞄了一眼,大叔眼睛一亮,突然转了性子般的改变了态度:“哎呀,你这丫头真是执着啊!真让人感动呢!看起来,我不做你这份生意都不行咯……”大叔眼珠子转了一圈,抿了一下香肠嘴,从抽屉里拿出她上一周填好的一大摞资料,一边帮她改数字,一面例行公事地知会,“八分利知道不知道。通常我们开十二分的,给你打了个大折扣呢。”

    “知道了……”

    “钱分为十二期还清,每一个月五号之前必须还款,千万不要拖哦,利息很贵的。还有啊,抵押合同看清楚了,没有异议就签掉,房产证原件复印好签个字、盖个手印,就算抵押给我了。”

    “嗯。”淑娴心疼地拽着衣角,这屋子可是奶奶去世的时候过继给她的唯一遗物,当初父母一念之差差一点将其捐献给国家,未果,后来屋子也就交给舅父舅母打理了。此刻,她感觉自己简直是个不孝女。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好了,这是我帮你改好的资料,你自己照着再抄一份,抄好我们开始办手续。”

    “好的。”淑娴接过大叔手里的单子,又开始跟申请表格搏斗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当所有的表格都填写完毕,信息核实准确无误,大叔终于摁下了确认借款的图章:“额扑屋了!(approved)”

    不一会儿,淑娴的手机里面弹出了三十万到帐的银行通知短信,她也终于露出了这一个早上以来第一个略带苦涩的笑容。

    在大叔的陪同下迈步走出借贷公司大门,金淑娴与他交谈了几句才走向电梯口。

    “感谢你借钱给我。”

    “不是我借,是我公司借你的。我们是借贷公司,不是慈善机构,所以要记得按时还钱,尽快把你的大宅子赎回去,不然可有得麻烦了。好了,就这样吧,不送了。”大叔不客气地对她摆摆手。

    “我明白。”

    待电梯灯点亮,门打开,淑娴向大叔点头告别并跨步走进电梯的那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廊道转角一晃而过。很快,电梯门合上,她的记忆体便快速地丢掉了从视线里划过的那个身影,思索起参赛婚纱的技法与细节。

    待电梯门完全合上,电梯的楼层数字跳跃着变小,赵心蕊才慢步从廊道转角走了出来……最近一个月的每一个周二,她都会前来唐卓的公司开会咨询融资的问题。上周,她在这里碰巧遇到了金淑娴怀抱一本借贷手册。而今天,刚到楼下又巧遇了这个女人,这让她的好奇心被十足地吊起。在借贷公司门口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等到她出现,最后在电梯口的那番对话足以证明她在借钱。

    看来,金淑娴果然是个背景复杂的女人啊,我得找个私家侦探好好查查她的底细——赵心蕊心想着,拿起手里的手机,将刚刚在躲在这里偷拍下的那一段在电梯口的影像又放了一遍,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金淑娴一路匆匆赶回工作室,莫琳已经等候她多时了。

    上周五拍摄的集体照和几张个人照已经修了出来,莫琳还带来了第一版的宣传视频过来同她分享。

    “‘完美爱情’国际婚纱比赛的官方网站和官方论坛已经建立,并且放出了第一批宣传片,各大时尚相关的纸媒这个月都会重点聚焦这个比赛,还有各大互联网媒体发布和各式病毒营销策略也在蓄势待发中。流程推进的速度可说是相当的快。”莫琳耐心地解说,“我们这一次比赛实际上是按照打造明星的方式去包装打造你们,意在将你们包装成为时尚婚纱界的设计师明星。所以,每周分段拍摄的个人视频是相当重要的。我们会分段记录你制作婚纱的流程,还有你几周来的心理历程,也就是说我们会每周都过来拍摄你的工作和生活片段,接下来要在视频里面说什么,可要事先想清楚哦。你的第一个视频明天开拍,正好明天也是我帮你选的几个临时模特过来试穿衣服的日子,你从那几个女孩里面挑一个暂时用着,集团或许可以稍后提供更厉害的模特。好了,我们把时间约一下,这次你可别迟到了。”

    “明天啊?我肯定一天都待在工作室,只要时间不是约在早上五点,我应该都没有问题的。你要约在五点,那我就直接睡工作室好了。”淑娴调皮地吐吐舌头。

    “你可别睡在工作室,我希望你今天可以好好休息下,明天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完成拍摄。我会找个化妆师过来定妆,也会邀请一个造型师朋友帮忙带衣服,为你做造型。”莫琳一面说着,一面埋头在ipad上做着笔记。

    “莫姐,你太费心了。”淑娴有些不好意思。

    “应该的。”莫琳抬起头来,微笑看她,“我们是朋友么。而且……戴总很看好你的,可得加油哦。”

    “diamond?”淑娴有些意外的碎碎念出这个名字。

    “嗯,他常问起你的事呢。”

    “谁常问起她的事了?——”

    一道男声从门口传来,打断了坐在门口不远处两人女人的对话。

    抬眼一看,莫琳立刻站起身来,恭敬地称呼:“戴总,您来了。”

    “每次出现都要带着这样的气势汹汹吗?”金淑娴白了他一眼。

    “我凶当然有我的理由。”戴瑞德今天的挂在脸上的冰点程度更胜往日,他习惯性地抄起双手,直勾勾看向金淑娴,问,“我之前就问过你一个问题,你一直都在回避——你是不是很缺钱?”

    “这个问题太私人了,我可以选择不回答。真奇怪,我缺不缺钱碍你什么事?”淑娴也抄起了双手。最近和他见面时她常做这个动作,估计是被传染的。

    “就是因为碍到我的事了,我才问的——莫琳,打开婚纱比赛官网论坛给她看看。”

    刚刚上线不到一天的论坛里面只有寥寥几篇帖子,其中一篇豁然写着如此标题:破格获得参赛资格的参赛选手金淑娴,债台高筑,背景复杂。

    点开帖子的内容,页面上随即出现了一段视频,居然是她今天早上在借贷公司门口与大叔的那一段对话。跟随视频配上的文字几近诋毁:

    年纪轻轻就借高利贷,背景这么复杂也能做好设计吗?一看就是个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的女人。这个金淑娴居然还是错过了正常报名时间破格录入的选手,真是不敢相信呢……

    看完这几句,金淑娴的脑子彻底糊涂了。

    “看到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对于比赛的声誉是有影响的。身为比赛赞助公司老板,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我有资格将你除名!”戴瑞德微皱头,抬起眼来。

    “拜托,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打探别人的私事呢?这个世界上会存在借贷公司这种东西,当然就会有人借钱啦?这有什么好奇怪?!”淑娴只觉得心里一团火冒了上来,混合着太多的压力和委屈。

    “借钱的原因有千万种,你借钱救人是一种‘借’,你借钱害人也是一种‘借’,人总是迫不得已才去借钱,可是不把借钱的原因说清楚,难免会被人猜疑诽谤的。”

    戴瑞德的话听起来已然足够有道理,可是看着论坛上帖子内容里那些刺眼的句子和词汇,金淑娴心里一时间怎么也无法平静,也无法开口解释什么,此刻,她只是不想面对任何人的质问,好好的冷静一下。于是,她一言不发地疾步出了门外。

    先是疾走,然后小跑,瞄到身后随步跟出的戴瑞德之后,她开始飞奔起来——穿过工厂式建筑内的各式画廊,跑过小店纷繁的各色小巷,再一路经过酒吧商店林立的797路,最后气喘吁吁地来到了各类废弃机器和铁架拼凑的废弃工厂区,她终于有些疲惫地放慢了脚步,也就在这时,被身后追赶过来的男人一把抓住——

    “金淑娴,你给我站住!”戴瑞德压着情绪叫住她。

    “干嘛?我现在需要一个人呆着!”金淑娴拍开他的手,冷冷地回答。

    “不把话说清楚掉头就走吗?这是什么习惯?”戴瑞德一个使力转过她的身体,语气中夹杂的怒火已然压不住了,“你要到什么时候才明白,你不是一个人!”

    “我知道。”女孩撇开脸去,应付了一句。

    “我会帮你的。”男人掰正她的脸庞,直视她的双眼。

    这话好耳熟……淑娴想了起来:“harry也这样说,总是帮我。可是……我怎么能够一直给人添麻烦呢?我讨厌自己这样。我讨厌欠人情。”

    他呼了一口气:“我们愿意帮你自然有我们的理由,你不需要有任何的负担。harry回美国之前不是有拜托我照顾你吗?为了我对好朋友的承诺,我也得照顾好你。”他逐渐松开抓紧她手臂的双手,用他一贯认真的方式对她述说——“让我帮你。”

    “我不要借你钱。”两人并排坐在废弃工厂区有些锈迹斑斑的长椅上,金淑娴嘟着嘴如此说。她已经全盘托出借钱的原委,一切都是为了治疗旻香的重病。但是,她仍然拥有自己的坚持,“我又不是乞丐。何况,毫无压力得来的钱,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的钱,我怎么敢拿?”

    “你就当我是借贷公司。”

    “可是你毕竟不是借贷公司。”

    戴瑞德重重地叹了口气:“无法理喻……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女人。”他合起双手放在嘴唇下面,沉思了半饷,“凑钱为旻香治病这件事完全是件值得赞赏的好人好事。我相信,你说出来,不仅身边的人会帮你,社会上也会找到很多好人帮你的。”

    “可是,我哪里去找到那么多的好人呢?”

    “你不是有微信和**吗?”

    “你的意思是……通过微信和**传播向社会筹钱吗?”

    “是的。”

    “会有多少人捐钱呢?这样悲惨的事每天都会发生,地震、火灾、疾病,成千上万的人都在受苦,如果不是自己的亲人,会有多少人真正的关心啊?……”淑娴呼出一口气,低下眼思考。

    “不试一下,你怎么知道不行呢?”戴瑞德转过脸来对她眨眨眼,“反正你明天也要拍摄自己的第一段比赛视频,我们就拜托拍摄小组外加一个任务,再拍摄一部‘拯救设计师旻香’的片子吧。”

    听起来确实是一个可行的好主意,金淑娴赞同地点了点头。随后,她追问:“那个……官方论坛帖子我需要回应吗?”

    “官方论坛才刚刚上线,应该没有多少人会看到那篇帖子,其实没有太大影响。你不用担心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戴瑞德抄起了双手,背靠上长椅,同时伸长长腿,“但是——想要把这件是处理好,我需要你的全力配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